安居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 > “天河之水”入“黔山”,长效扶贫“不一般”

“天河之水”入“黔山”,长效扶贫“不一般”

时间:2019-10-28 12:41:49   来源:衡水新闻网-衡水日报

资料来源:新华日报

广州天河区帮助贵州大方县工业扶贫“引领进步、持续发展”

张勇(右)正在观察刺梨今年的生长情况。记者张殿标照片

"你是转让土地并自己种植,还是农民种植并收集?"

八月底的一天,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副县长张勇接到一个电话。在电话的另一端,广州的一家桐木加工企业想帮助大方县建立一个种植基地。张勇很受欢迎,但也提出了许多问题。

他不仅负责贫困家庭,也负责企业。“这不是泼冷水,没有切实可行的盈利模式,企业无法生存,行业无法长久生存,最终受害的是贫困家庭。”

最后,张勇建议企业先在大方县进行小规模试点,双方“收购”后再扩大规模。

如果它在三年前被搁置,他会希望公司排在第一位。

2017年,张勇还担任广州天河区财政局副局长。同年3月,他报名参加扶贫合作干部选拔,去大方担任副县长。大方县所在的乌蒙山是中国贫困程度最广、最深的地方之一。刚刚到达的张勇慷慨大方,急于吸引工业项目,帮助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也许这是广东干部的“务实性”。经过研究,张勇和天河区的临时扶贫干部深刻认识到,扶贫的关键在于可持续性,只有扶贫项目企业盈利,他们才能留下来。仅仅凭热情通过工业帮助穷人是不够的。认真结算是必要的,不能被愚弄。

根据这种务实的刺绣,天河区自2016年对口支援以来,已帮助大方县成功引进10个工业项目。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是“不服从”的,并已使近万穷人摆脱了贫困。

大方县扶贫办公室主任朱祥表示,天河的援助不仅推动了扶贫的“快捷键”,也为大方的发展注入了催化剂。

在与这家桐木加工企业结算后,新一批天河区的助教受到了欢迎。张勇提醒他们:“帮助不高,我们应该多向当地干部和群众学习。”

导言:投资促进应该保持下去

为什么加热炉行业在慷慨中生根发芽

2017年初,大方县的扶贫招商吸引了原本位于广东省中山市的朱富公司。

朱富是取暖炉的生产商。其产品主要销往贵州、四川、云南等地。随着中山的劳动力成本和工厂租金越来越高,位于云贵川交界处的大方县成本低得多,靠近市场,对富裕的建筑有吸引力。然而,不仅大方县有这两个优势,许多地方也提供了更具吸引力的条件。

该公司负责人佘成后来透露,正是当地干部的诚实才让他决定从中山搬到大方。她在程铮看到一些地方在招商引资时大肆宣传,但这些地方在企业进入后并不赚钱。和慷慨的投资促进,张勇和其他县领导明确了他们能提供什么和不能提供什么,以及如何解决现存的问题。

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所有政府部门都在现场工作,整个过程在两天内完成。承诺要解决的水电问题不久就全部解决了。

Shee Zheng单独进入后,张勇立即要求他拿到中山配套企业名单,并要求他“找个配对”。“如果不支持上下游企业,引进一个企业就很难留下来好好生活。”当时,射城的大部分配件都是从中山进口的。

王柏洋十多年来一直是社政的好朋友和供应商,生产加热炉用玻璃板。

但是当张勇对她说“护送”的时候,王柏杨很不情愿,三次都没有求助。

事实上,王柏洋也感受到了中山企业面临的压力。当时没有5000元的月薪,甚至连普通工人也不能雇佣。厂房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年租金超过80万元。这两件产品占生产成本的一半以上。

然而,他对慷慨一点也不熟悉。我大半辈子都在努力工作,想在广东扎根。我怎么能随便冒这个险呢?

她一开始也有这样的疑问,“如果设备坏了,可以修理吗?周围有支撑装置吗?”当她在2016年底第一次访问大方县时,她感到有点冷。当时,大方经济开发区的水电供应甚至不稳定。

当地干部坦率地告诉他,大方是一个贫穷的县,只能提供五年的免租金车间,没有任何其他补贴。此外,贫困家庭也必须优先就业。至于水和电的问题,它将立即得到解决。

王柏杨一个接一个地移动设备以示慷慨。因为他担心自己做不好,所以他没有向开发区要厂房,所以他只是借用了社城的一些厂房。出乎意料的是,几个月后,借来的厂房还不够。

王柏洋算了一个账户。除了节省大量的工厂租金和劳动力成本,销售量比中山翻了一番。最初,贵州加热炉制造商购买的玻璃板在交付前必须装满一辆13米的半挂车,他们必须找到一个仓库来储存玻璃板,这需要大量资金。现在,你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找辆车开走。六个月下来,可以节省买家100多万元的运费。

今年3月,一家销售取暖炉的电子商务公司主动找到了这个公园。起初,商人只能依靠天河区和大方县的干部来挨家挨户动员。现在,电子商务、塑料、电路和其他相关企业开始寻找自己的家园。大方经济开发区已形成一个完整的加热炉产业链,包括玻璃、加热管、五金、燃气和包装。

射城丰富的建筑也使其产量和利润翻了一番。产业链的区域集聚不仅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了生产效率,而且形成了企业集团的发展模式。更让她惊讶的是,当这些上游和下游企业的负责人聚在一起时,他们经常会提出创新的想法。“一旦你有任何想法,一旦你讨论它们并认为它们可以实现,就把工作分开,并把它们变成现实。”

从升降功能到无线充电,从节能设计到智能控制系统,从微波炉到石墨烯涂层治疗风湿痛,在大方经济开发区的车间里,加热炉不再是传统的加热装置,而是集智能、健康、社会等功能于一体的家具。

走出去:“强迫”菜农向广州出售蔬菜

不满足于“卖一次”,还要“逼”出市场意识。

今年5月,寇海龙做了一件“两头不讨好”的事情。一个是广州古玉农副产品交易市场,另一个是郑瑞阳(化名),大方县的摊主,在古玉市场卖蔬菜。

寇海龙原本是广州天河区财政局金融监管司司长,去年11月来到大方县扶贫。在把古玉市场和慷慨的菜农带到网上之前,他来回跑了几次。

郑瑞阳抱怨说他的食物腐烂了,他没有卖。现在他甚至没有钱回家。古玉的市场经理向他抱怨道:“你介绍的摊主在盘子腐烂的时候没有清理干净。他把它们堆在市场上,这影响了市场运作。”

根据协议,固原市场将免费提供摊位,大方县将派主要经营者销售蔬菜。沽源市场是广州最大的蔬菜市场之一。一个摊位的租金是几十万元,加上周转费,有可能翻倍。广州消费大量蔬菜,并且非常慷慨,适合种植蔬菜。寇海龙认为把慷慨大方放进广州的菜篮子是一件双赢的好事。贵州高山凉菜上市较晚,广州其他地方供应的蔬菜已经售罄。贵州刚刚能够捡起残茬。寇海龙解释说,“贫困家庭也可以通过种植、工作和土地流转参与进来。”

我们怎么搞砸了我们最后谈论的好事?更何况,郑瑞阳只去了几天。

原本应该在15小时内从大方运到广州的蔬菜,郑瑞阳联系的物流花了20多个小时。许多蔬菜在路上腐烂了。进入批发市场后,郑瑞阳也不知道在哪里卖,损失了大部分。

难怪郑瑞阳只是大方县和农村的蔬菜摊贩。他对批发和物流知之甚少。

事实上,早在年初就与固宇市场达成了协议。寇海龙前后问过几家蔬菜种植合作社和企业,但没人愿意去。

一些合作社说,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出去过,不知道如何运输和分发。一些富裕的领导人说,目前他们自己的蔬菜可以在贵州本地销售,没有必要在广州销售。有些人还说现在地下有车。为什么要费心整理它们?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早些时候,当地马铃薯经历了一定程度的滞销。张勇联系了广东华润万家超市,双方签订了订单合同。华润万家以高于当地价格的价格购买土豆。蔬菜种植者唯一要做的就是分类包装。结果,土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运出去。他们没有分类的习惯,只愿意用一辆车把所有的土豆从地里拔出来。

“当地蔬菜生产的组织和标准化不强,菜农的市场意识也不强。”张勇总结道。

直到4月,寇海龙通过大方县投资促进局成立了贵州钱芳果蔬配送有限公司。然而,贵州省省长刘思成在农村找到了自己的亲戚郑瑞阳。

接到郑瑞阳和古玉市场的投诉后,寇海龙直接去了刘思成,劝说他参战。刘思成有分销经验。他根据当地的方法,在固原市场一个接一个地添加蔬菜批发农户的微信,最终走上了正轨。今年5月至8月,贵州向广州出售了700万吨蔬菜,增加了30多个合作社和2315个贫困家庭的收入。

为什么我们要“强迫”菜农向广州卖蔬菜?

“除了更高的价格和更大的销售量,海运到广州还可以促进当地农业生产的工业化和市场化。”寇海龙解释说,“更重要的是,当贵州销售疲软时,企业和合作社有一个额外的销售渠道,能够更好地应对市场风险。”

长大:“刺梨的春天来了。”

扶贫协作,企业“联姻”带来行业“春天”

“什么是刺梨?”

两年前,陈山最大的担忧是,在销售自己的刺梨浓缩汁时,他不得不反复向经销商解释什么是刺梨。

刺梨最初是蔷薇科野生灌木多年的果实,主要分布在贵州。刺梨不大,但被称为“维生素c之王”。当地有句谚语“刺梨上市了,太多的药是没用的”。

陈山说了同样的话,但每次对方都只是冷冷地回答,“如果像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没有大公司来做呢?”

陈山是贵州金渭宝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渭宝”)的负责人,该公司是一家种植、加工和销售刺梨产品的慷慨公司。

陈山发现,不仅贵州知道刺梨的人很少,而且贵州接受刺梨饮料的人也不多。贵州人知道刺梨的新鲜水果非常涩,很少有人愿意尝试刺梨汁。

由于销售市场尚未开放,金渭宝2017年仅加工500吨刺梨,仅为设计产能的十分之一。压力很快就扩散到种植者身上。当时,来到工厂工作的贫困农民告诉陈山,一些农民只是砍伐已经结了3年果实的梨树,然后用玉米重新种植,因为果实很难出售。

形势变化很快。

在粤黔东西方高度扶贫合作的推动下,广耀集团与贵州省政府签署协议,帮助贵州建设刺梨产业。得知这个消息后,张勇立即向县领导汇报。在天河区的牵线搭桥下,大方县委书记与张勇、陈山参观了广药集团。经过多次讨论和调查,金伟宝以其低损耗、高浓缩技术和物理脱涩技术最终成为广州王老吉药业慈利项目的合作伙伴。

仅一年后,金渭宝刺梨的加工能力就达到3500吨,是上年的7倍。如今,大方县的刺梨种植面积已达13万亩,金卫宝已经购买了一半,覆盖了2000多户贫困家庭。

按平均亩产2000公斤计算,一亩刺梨的年产值为3070元。根据经验,当种植面积超过5亩时,员工必须采摘。扣除员工费用后,每亩净利润约为每年2000元。然而,种植一英亩玉米的年收入只有800元,不包括成本。

刺梨种植在贵州石漠化荒地上,唯一的投资是最初3年的种苗购买和日常除草的人工成本。前三年,地方政府每年补贴400元。"种植刺梨不比玉米好一点."高守荣是一个贫穷的家庭,今年他在十多英亩的玉米上种植了刺梨。

陈山最高兴的不是金伟宝和广耀集团的“联姻”。广耀集团的加入解决了贵州刺梨企业以前面临的难题——反复说明刺梨是什么。

借助广耀集团的品牌、研发技术和销售渠道,刺梨产品种类繁多,如刺梨汁、刺梨糖、刺梨酒等。,被及时推向市场。很快,当陈山出去推广或参加展会时,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知道并接受了刺梨产品,甚至一些厂商主动前来寻求合作。

陈山说:“瑶光集团帮助我们所有的刺梨企业培育市场,提高消费者意识。这相当于做一个大蛋糕,这比作为一个企业帮助我更重要。”

现在,陈山经常谈到刺梨产业的发展:“刺梨的春天来了。”

“顽固”崛起:有一种“尊重”来逃避责任

扶贫还必须考虑贫困地区的特定文化,改变不良习惯。

七月的一个早上,当贵州桂阳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吴张杰来到大方县经济开发区时,秦万金已经在那里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了。

桂岩是一家生产燃气取暖炉的企业。秦万金是工厂招聘的一个贫困家庭。秦万金刚刚连续两天旷工被车间主任解雇。

秦万金一再要求吴张杰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解释说,他不是故意旷工,几天前家里的老母亲需要照顾,他也没有车间主任的电话号码,所以他不能请假。

吴张杰有点惊讶。

去年11月,当加热炉生产对劳动力需求旺盛时,张勇一个接一个地去贫困的村庄寻找100多人在公园工作。但没过多久,吴张杰和其他商界领袖就傻眼了:他们招募的贫困家庭很快就逃跑了,甚至连招呼都没打。

事实证明,许多被带进来的贫困家庭是通过给朋友打电话和给朋友打电话而走到一起的。装配线上的工人通常来自同一个村庄。村子里一举行婚礼或婚礼,整个装配线就离开了,工厂不得不停止工作,没有提前请假。也有一些人在工厂工作了几个月后辞职,没钱的时候会回来。

张勇认识到贫困是自然生态条件和特定文化的叠加。为了真正推动贫困家庭通过工业帮助穷人,除了建立利益联系机制之外,还必须考虑贫困地区的具体文化。

为此,张勇与企业讨论将同一村庄的贫困家庭安排到不同的装配线上。因此,即使一个村子里所有的贫困家庭都离开了,企业也不会无法开工。与此同时,该公司还承诺每月发放500元的全职奖金,并再发放一整年的奖金。

“一方面,这是为了使工厂正常运转;另一方面,这是为了将贫困家庭培养成熟练的工业工人。”张勇解释说,“只有这样,贫困家庭才能从工业发展中彻底摆脱贫困。”

一些贫困家庭“及时地享受生活”,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休息一会儿,然后当他们花光所有的钱后再回来工作。对于这样一个贫穷的家庭,为什么不“尊重”他的愿望,并“努力”留住他呢?

张勇说,尊重这一意愿实际上是帮助干部逃避责任。

这种问题也出现在劳务输出中。天河区为大方县的贫困家庭提供了大量的服务工作。一些可以被带进来的贫困家庭不久就溜了回来,要么他们不适应广州闷热的天气,要么他们不适应广州不太辣的饮食。为了鼓励这些人留下来,天河区出台了奖励措施。除了报销去广州的机票外,经过三个月的稳定工作,每月还将奖励1000元。

工业扶贫是战胜贫困的重要“工具”。“工具”使用得好不好,关系到扶贫工作和成果是“事半功倍”还是“事半功倍”。

今年4月,经过第三方组织的评估,大方县正式脱贫并脱帽致敬。精确扶贫以来,大方县贫困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8元增加到6821元,贫困发生率从20.85%下降到1.85%。大方县的干部和群众评价天河区的援助是真正的帮助。

去年十月,广州天河区组织了一群学生慷慨地素描。学生们在一个贫穷的村子里生活和吃饭了一个月。除了素描之外,他们还体验了扶贫成果,不禁在朋友圈里称赞大方县的扶贫成果。

一位从不慷慨的网民评论道:“这些都是谎言。”学生们急忙回答:“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自己也经历过。我们不相信它。”(记者张殿彪)

湖北快三


上一篇:NBA开始严查了,怀疑他年龄造假,杜兰特也躺枪
下一篇:蒙古国唯一中文报纸《蒙古消息报》庆祝创刊90周年

相关新闻
栏目导航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